国首 - 国之兴盛 法治为首

Article Detail

文章详情

不一样的道理与操作:为何将“鉴定结论”改称

一、“鉴定结论”改称“鉴定意见”并没有改变其“结论性意见”的证据属性

 先比较一下,有理论者在《决定》发布前后,对“鉴定结论”和“鉴定意见”的定义:

 鉴定结论,是指鉴定人针对送检方提请鉴定的财务会计问题,根据对相关检材进行的检验结果,采用一定的专业判定标准进行鉴别、分析和判断后所作出的结论性意见。

 鉴定意见,是指鉴定人针对送检方提请鉴定的财务会计问题,根据对相关检材进行的检验结果,采用一定的专业判定标准进行鉴别、分析和判断后所作出的结论性意见。

 按照这位理论者的定义,两者并没有本质区别:原来定义的“鉴定结论”是指鉴定人出具的结论性意见”,后来定义的“鉴定意见”仍然是“指鉴定人出具的结论性意见”。实际上,名称的改变也并没有改变“结论性意见”的实质属性。

 既然如此,法律有必要对这一称谓的作出改变吗?

 

二、法学界对改称“鉴定意见”给出的理由并不妥

 促成这一称谓改变的理由来自于法学界。法律界的一些学者们给出的理由:一是认为“鉴定结论”是鉴定人个人出具的意见,因而不是称之为“结论”,只能称之为意见;二是认为(鉴定)结论不是一种证据称谓,结论是根据证据作出的结论,所以称之为“鉴定结论”就不是证据了,也不需要质证了——但这不符合作为定案根据的审查要求。然,持这类观点的学者们并没有给出不同于原来“鉴定结论”的新定义,或者说,并没有从定义上说明两者不是同一类事物。

 笔者一直认为这类理由并不妥当,甚至认为有些荒谬。

 一则,司法鉴定人针对送检方提出的“专门性问题”所提供的判断结果,无论如何称谓它,都不会改变其所要表达的内容。比如:法医鉴定人在实施病理鉴定后,就需要针对“死因”这一专门性问题给出判断结果。在法医鉴定人已经判明被害人死因的情况下,无论鉴定结果称之为“鉴定意见”还是“鉴定结论”,其所要表达内容都是针对死因问题判断结果。如果达不到作出判断结果的条件,鉴定人并不会因为改称“鉴定意见”就可以随意发表“非结论性意见”。这种结论性意见并不会因为是鉴定人个人出具的,就不是“结论”了。

 二则,作为结论性意见,即使称之为“鉴定结论”,也并不影响他人对其提出质疑。不要说鉴定人出具的“鉴定结论”,即便是司法机关出具的“司法结论”,也允许当事人、其他司法机关、社会提出质疑。否则,就没有上诉、抗诉之说了,也不会出现检察、审判机关不认可公安机关“司法结论”的情形(而这种情形是经常可以看到的)。所以,认为称之为“鉴定结论”就会将其至于不可置疑地位的说法,是违背法律常识的。

 现实中,上述理由已经常被用于法学教育,这可能会给法科学生带来不良影响——概念不清或逻辑混乱。

 

 

三、改称“鉴定意见”的正当理由与做法

 笔者不认同上述理由,但认同法律将“鉴定结论”改称“鉴定意见”,认为这应当是对鉴定结果的一种扩充式表达。即鉴定意见的类型不是单一的,它可以包含鉴定结论和其他类型的鉴定意见。

 在法律改称“鉴定意见”后,笔者迅速将相关理论进行了修订。其中最重要的是将“鉴定意见”分为鉴定结论、分析意见和咨询意见三类。

 实际的司法鉴定中,由于送检方所给的检材、鉴定人所利用的鉴定标准都可能存在瑕疵,鉴定人需要根据具体情况来确定鉴定意见的类型。其中:

“鉴定结论”,是指鉴定人依据充分的检验结果和规范的鉴定标准作出的鉴定意见。所谓充分的检验结果,是指确定一份鉴定意见所需要的全部信息都能够体现出来的检验结果;所谓规范的鉴定标准,是指相对于经验标准、理论标准而言的司法鉴定标准。之所以称之为“鉴定结论”,是因为从鉴定意见的依据角度讲没有明确的瑕疵,是可靠性非常强的结论性意见。

 “分析意见”,是指鉴定人依据不够充分的检验结果和规范的鉴定标准,或者依据充分的检验结果和经验标准作出的鉴定意见。这里所谓的不够充分的检验结果,是指存在着个别缺乏可验证证据情形的检验结果,即有些检验所见缺乏必要的验证条件;所谓经验标准,是指鉴定人自己或他人的经验(非规范性标准),这种经验不一定是成熟的,但尚未发现错误。之所以称之为分析意见,表明其可靠性相对鉴定结论要低一些,鉴定意见的运用者应当关注到相关缺陷。

“咨询意见”,是指鉴定人依据送检方提出的特别假定事项、部分检验结果和鉴定标准作出的鉴定意见。与前述鉴定意见不同,咨询意见的事实依据中肯定存在以假定事项取代检验结果的情形。鉴定人根据送检方设定的特别假定事项作为部分事实依据,对专门性问题做出判断,其可靠性会比“分析意见”更低。

  从上述概念中可以看出,不同类型的鉴定意见所依据的事实和标准存在一定的差异。因此,在法律没有改称鉴定意见的情形下,分析意见和咨询意见是不符合“鉴定结论”规范要求的。改称“鉴定意见”后,可以方便将其他类型的鉴定意见纳入“鉴定意见”范围。

  鉴定人根据不同的鉴定情况,选择适当的鉴定意见来表达鉴定结果,有很多好处。

  一是,由于鉴定意见的根据不同,其意见的可靠性不同,鉴定意见最为可靠,分析意见其次,咨询意见的可靠性最差。这种分别表达不同鉴定结果的鉴定意见,有利于鉴定意见的使用者科学地审查、运用鉴定意见。

  二是,鉴定人根据实际情况出具不同类型的鉴定意见,有利于其出庭时客观阐释鉴定意见可能存在的瑕疵,既可以提示法庭关注,也方便回答相关方提出的质疑。如果统称为“鉴定意见”,在出具分析意见或咨询意见的情况下,会给鉴定人的出庭答复各方质疑带来一定的麻烦——因为无法从形式上体现鉴定意见的瑕疵,导致律师、当事人按照同一标准来要求鉴定意见。

四、建议:鉴定文书不要统一称之为“司法鉴定意见书”

 目前司法部发布的司法鉴定文书格式中,将鉴定文书统称为“司法鉴定意见书”。笔者建议作出修订。

 法律将鉴定人的判断结果称之为鉴定意见,但鉴定文书并不需要统一称之为“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人完全可以根据其出具的不同类型的鉴定意见,出具不同形式的鉴定文书。比如:鉴定人出具鉴定结论的,可以采用《鉴定书》表达;出具分析意见的,可以采用《分析意见书》表达;出具咨询意见的,则可以采用《咨询意见书》表达。事实上,在《决定》出台前,这三类文书早已在司法实践中普遍运用,并取得良好效果。

  鉴定意见的使用者(包括警官、检察官、法官、律师、当事人等),在审查鉴定意见文书时,也可以通过审查鉴定文书判明其属于鉴定结论还是分析意见、咨询意见,并分别不同类型的鉴定意见确定其可采性、证明效力等。

 
 

 

▲▲▲▲▲

 

  作者:退休检察官、司法会计师。山东政法学院兼职教授、司法会计学研究所首席专家。曾任济南市人民检察院三级高级检察官、全国检察机关司法会计专业指导小组组长。研究领域:司法会计、经济犯罪侦查、司法鉴定。